页面载入中...

【免费mv在线观看视频】菲媒刊文:谁在害怕中国

免费mv在线观看视频

  2014年7月,文老在波士顿摔了腿,手术成功,那天在哈佛大学,我推轮椅陪文老到燕京图书馆,老先生谈笑风生,至今恍如昨日。记得是在2011年为庆祝文老百岁寿,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专门成立文怀沙中国文化基金,我组织捐助百万以表寸心。后来文老对我说,咱可不是利益之交啊,我说那当然,瞬间,我看到文老身上固有的纯粹的文人本质。

  文怀沙先生写字时行笔很慢,所以沉实、朴厚、渊雅,不似他言行举止那般潇洒、跌宕、飘逸。这似乎有些对立,殊堪揣摩,起码可见其本性敦厚之一端。文老的书法独一无二,融合篆隶行草诸体,我写过专评文字。很多朋友想经营文怀沙书法,我也提过一些建议,但是对于收藏与运营按朋友话说是文老不配合,从中我再次体会到文怀沙先生正统的士族风骨。书如其人,文怀沙书法的珍贵,也因了这一种学者气局气象超越了很多专业书家的习气匠气。记得我在谈到文怀沙书法时说:“有一等倜傥之人,乃有一等倜傥之书。所谓‘是真名士自风流’,有其道理,但所谓‘风流’其实有真伪、雅俗和深浅之别。我首先欣赏文怀沙的书法,然后通感其人、其语、其行,及其情性、气质、品格、胸襟。文怀沙之‘风流’,本是才情,那是一种真淳之态。”

  “忘了穷,忘了忧,忘了仇,心宽体壮;吃好饭,睡好觉,拉好屎,气爽神清。”文老这副“俗联”即便是自称雅致脱俗者又岂能做到?“惟有高为累,原无俗可离”,信然。文老总是活泼风趣、生机盎然,那是他在主动寻找乐趣,自我解嘲,逍遥自在的背后埋藏着苦痛辛酸。他只会念人好处,总认为别人是善意;他不会记人坏处,做到了“不怨人”三字,这些,足以长生久视,与华无极。

  一次在南开大学举办的叶嘉莹八十寿宴上,陈省身与文怀沙二老发生了“过节”,陈省身过世之后我把一篇怀念资料给文老看,文老认真地把这期《传记文学》杂志摆在书架上,感叹一声说:“这些人是误解我们俩啊。陈省身够朋友啊,他知道老年人容易激动,体谅我,劝阻我也为了留时间给年轻人多说话,也是好意啊。我本来还要请他吃饭攀谈呢,可惜,也就这么走了,人生无常啊。”

免费mv在线观看视频

  新京报:你写了聂绀弩、熊鉴、邵燕祥等诗人,他们都堪称“硬骨头”。你怎么看人格与诗歌写作的关系?

  王学泰:不能用“硬骨头”或者“软骨头”来评价,他们都写自己对命运的感受。诗在专制社会中,往往不会受到统治者的欢迎,因为诗歌贵在真诚,诗人很难造假,造了假,就没有力量。有人说,善美才是第一位的,我认为不是这样,没有真,所有善都是假善,美也是假美。真正的诗人把“真”列在第一位。

  你看聂绀弩,他倒了很多霉。他是一个共产党员,共和国刚建立的时候特别兴奋,说我们在新社会没有悲哀的事情了,整天就是笑。这种想法很幼稚,像进了安定医院,都是傻笑——人要只会笑,不会哭什么的,那肯定精神上有毛病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【免费mv在线观看视频】菲媒刊文:谁在害怕中国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